首页 > 手工委 > 艺术交流 > 正文

“痴迷”花丝镶嵌和点翠的“90后”
2019-10-16 15:16:36   来源:来源:中国文化报   评论:0 点击:

  根据建筑镂空样式设计的花丝镶嵌头面饰品  受访者供图  将金、银拔成细丝,再用堆、垒、编、织等手法将丝编结成型,咬酸后提亮,镶

  根据建筑镂空样式设计的花丝镶嵌头面饰品

  受访者供图

  将金、银拔成细丝,再用堆、垒、编、织等手法将丝编结成型,咬酸后提亮,镶珍珠、宝石,这是国家级非遗项目——花丝镶嵌的制作手法。点翠则是在金、银、铜、纸或鎏金金属质底板表面装饰翠羽的一种传统工艺,花丝镶嵌结合点翠工艺制作的点翠首饰一度成为我国古代宫廷代表饰品。“在古代,有‘无翠不为女’的说法,指有地位的女性都会佩戴点翠饰品。”重庆殊宫工作室创始人之一辜国灿近日在其工作室向记者介绍。

  几年前,辜国灿大学毕业,出于对传统工艺的热爱,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一家专门制作花丝镶嵌和点翠饰品的工作室。“我大学学习的专业是陶瓷设计,在一次课堂上偶然接触到花丝镶嵌和点翠工艺,当时我就被传统工艺的精致和美感动了。”此后,辜国灿翻阅了大量书籍来了解花丝镶嵌和点翠工艺,并利用假期专门寻访民间手艺人,学习花丝镶嵌和点翠传统工艺,在这个过程中,他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我是学习珠宝设计的,在故宫的一次展览上初次接触点翠,就喜欢上了,所以加入团队成立工作室,专门制作、宣传花丝镶嵌和点翠工艺。”作为工作室的一名“元老”,张景韬表示,工作室团队成员多是“90后”,年轻人对于传统工艺的热情超乎大家的想象。

  工作室成立初期,由于成本高、制作工艺繁复,加上当时市场上对花丝镶嵌和点翠传统工艺知者甚少,点翠饰品的销售让工作室团队成员犯了愁。“为此,我们到全国各地参加展会,宣传、推广这项传统技艺。”连轴转的出差换来寥寥无几的订单,身心俱疲的同时,辜国灿总会想起一位老手艺人跟他说过的话:“无论做什么,都必须坚持,只有坚持才能有所收获。”

  就这样,他们坚持下来了,并看到了希望。如今,工作室的订单源源不断,客源遍布世界各地,从英国、意大利到加拿大、美国,从北京、上海到重庆、成都,都有点翠饰品的爱好者。“很多人购买我们的作品,不仅仅是因为饰品的精美,也因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比如这件作品,上边有一只蝙蝠,寓意‘福’,下边有一只鹿,寓意‘禄’,左下角和右下角的佛手代表了‘寿’,中间的如意图案则代表了事事顺遂。”辜国灿一边展示着手中的作品一边介绍。

  如何让传统工艺在当代实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过去的饰品相对较大,不方便佩戴。我们对传统点翠饰品进行了简化设计,胸针、耳环、吊坠等比较小巧、便于佩戴的饰品广受欢迎。”辜国灿说,工作室还对饰品的主题进行了大胆创新,比如,通过对一些古代建筑的镂空设计进行提炼,呈现出立体宫殿建筑样式主题的饰品,区别于传统花卉、动物主题,多了一份不一样的古风韵味。“为了让饰品更立体,工作室结合雕蜡技艺创新了制作手法,将直的花丝加入弧线设计,更显立体、灵动。”张景韬说。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传承花丝镶嵌和点翠工艺,近年来,工作室一直在招收学徒、储备人才。“学徒都是带薪学习的,即使没有可进入市场的作品,我们也会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以鼓励学徒学习、传承传统工艺。”辜国灿介绍,目前工作室已培养了五六十名学徒,他们中有的人已经转为正式员工,每月有六七千元的收入,有的人通过在家制作、工作室帮忙销售的方式获取一些收入。此外,工作室还设置了体验班,满足普通大众对点翠饰品的“尝鲜”需求,让更多人感受传统工艺的美妙。

  对于未来的发展,辜国灿表示,虽然工作室订单越来越多,但花丝镶嵌和点翠传统工艺的传承依然任重而道远。“现在还有很多人对点翠工艺存在误解,比如,有的人认为点翠材料来自保护动物,但其实主要来源于非保护种类翠鸟死后的羽毛。接下来,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人们消除这种误解,同时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的传统工艺之美,更好地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辜国灿说。(驻重庆实习记者侯 伊)

相关热词搜索:手工委 手工委 手工委

上一篇:徽州砖雕:以刀代笔传灵韵(匠心)
下一篇:如何欣赏现代陶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