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工委 > 名人名品 > 正文

潘秉衡——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2017-08-31 10:38:06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玉雕大师潘秉衡
玉雕大师潘秉衡

潘秉衡(1912-1970),河北固安人。十四岁起开始学习玉雕。历任北京第一玉器社艺术指导、北京工艺美术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美协会员、全国手工业合作总社监事、北京市工美学会副理事长。1955年荣获北京市“老艺人”称号,1963年出版了《潘秉衡琢玉画稿》。1962年中国美协举办了“潘秉衡琢玉展览”,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为手工艺人举办个人展览。他的很多作品不仅列为国宝,而且被法国巴黎卢浮宫、美国费城博物馆、日本名古屋博物馆珍藏,为世界艺坛所瞩目。因其技艺精湛,被推为“北玉四杰”之首。

1922年,潘秉衡十岁随父进京,父亲在鄂王府当差。少年潘秉衡对王府中琳琅满目的珠宝玉器十分喜爱。聪慧的天智使他的心灵开始受到潜移默化的艺术熏陶。
1926年,潘秉衡十四岁进入玉器作坊学徒,开始了琢玉生涯,先后拜玉雕艺人吴梦麟、清宫画师郑一珂、牙雕艺人王彬为师。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收集香烟盒、小画片照着画,白天干活就在晚上趴在床板上在小煤油灯下作画,有时画到天明。无论酷暑寒冬坚持不懈,几年下来,积攒的画纸摞起来足有一尺多高,琢玉技艺也逐渐提高。
1930年的一天,玉商穆祥振拿来一块一尺见方、重200多斤的高品碧玉,要他做出一个方形玉罍、四个茶罐、四个花觚,共九件。潘秉衡第一次大胆采用“套料取材”方法,不仅圆满地完成了九件,还多做了一个花瓶。这件事轰动了北京玉界,潘秉衡的名声随之大振。
1931年,潘秉衡自己开设一个小作坊,字号“恒兴永”,开始做高级玉石,如碧玉“薄胎圆腰方楞四腿炉”、青玉“薄胎烟盒”,以至俏色白玉“梅花鹿”等都获得成功。潘秉衡的“薄胎器皿”技艺日趋成熟。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他拖儿带女逃奔老家,兵荒马乱,一路乞讨,他的破背篼里有一只裂了口的玉碗,装着讨来的剩饭给孩子吃。他看着这只玉碗,眼泪汪汪,他虽“视玉若命”,但国破家亡、民不聊生,才不得不放下手艺,“捧着玉碗讨饭吃”。他回到固安西塘,开始种地为生。
1944年抗战胜利前夕, 他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北京,租了半间破房,支起了一只破凳,又开始磨玉。虽然“举家食粥”,但终于重操旧业,如鱼得水。他苦心钻研,就在“半间破房、一只板凳”的条件下,重光了玉器压金银丝镶嵌工艺,后被称为“金镶玉”。主要作品有“压银丝嵌宝执壶”、白玉“群仙祝寿薄胎立盘”等,成为誉满京城的玉坛珍品。
 从1945年抗战胜利到1949年北京解放,正是他艺术黄金时期。他致力于立体圆雕人物,创作有翡翠“红叶题诗”,白玉“晴雯撕扇”、白玉“渔家女”等。同时薄胎器皿也有不少新作,如碧玉洗子“吉庆如意”、翡翠花卉瓶“杏燕争春”“荷兰争芳”等。他的琢玉技艺全面发展并走向高峰。

潘秉衡在继承明清玉雕并借鉴“痕都斯坦”技艺,创新发展了“薄胎器皿”工艺。他的薄胎器皿造型有“安定感”,要“立起来,站得稳”;不同的线面表现出对称、呼应、对比、协调的特定“造型美”。他认为“玉薄胎”与“瓷薄胎”不同:瓷薄胎是“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而玉薄胎则是“明如水、声如磬、万里无云”。其胎不可过薄,而且料反不宜用高白玉,而是以青白玉为佳。因为高白玉胎薄了,经光的折射反而显灰,而青白玉制成薄胎,经光的折射反而更白。他说“这和隆冬时的大雪显灰的道理一样”。薄胎技艺,通过潘秉衡的悉心研究和再创造,达到空前的高度,他制作的方罍和花觚在日本名古屋博览会上荣获金奖,誉满国际艺坛。

“镶金银丝”工艺是潘秉衡对北京玉雕技艺的又一大贡献。在玉器表面尤其是薄胎器皿表面镶入金银丝嵌入宝石是他的绝技。他的作品特别注重纹路清新明朗,以几何形纹样为多,间或也有“宝相花”之类,作品玉洁冰清、光彩夺目,明丽又清新。
玉器人物的艺术形象,是构思立意与琢磨技巧相结合的创作。他认为无论什么样的故事情节,都必须注意人物的动态美,尤其是着意刻画脸形的美。人物的内心世界是复杂的,表情千变万化,喜、怒、哀、乐, 惊、恐、痴、思等, 所以不能“千人一面”,不但要表现在脸型上或动态上,更重要的是表现在神情上。潘秉衡塑造的古典仕女眉目传情、羞意脉脉;衣纹随人体态、走势、风向而飘舞飞扬,产生“静中显动”的意境。他创作的神佛形象,借鉴印度、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舞蹈艺术形象,个性突出、动感十足、身段秀美、雍容大方、气度娴雅,也不乏有袒胸露臂的美丽女性形象。
潘秉衡创作的“蚌佛”用的是一块杂色玛瑙材料,把外边的墨色雕成蚌壳,中间雕出粉色的佛,佛左手上的红点雕成夜明珠,右手的黄绿色雕成灵芝,蚌壳边缘的一层月兰色雕成两列珠子。色彩的巧用令人叫绝!



作品评价:

    潘秉衡玉雕稀世珍品很多,代表作有:“白玉番佛”、珊瑚“龙凤壶”、翡翠“象罍”、碧玉“待月西厢 ”、 松石“坐佛”、松石“嫦娥”等。很多作品曾在巴黎、华盛顿、纽约、东京、名古屋展出,多有获奖,有的流失海外,多为国家收藏。

1、白玉番佛
这尊菩萨像,衣纹装饰风格近于清代藏佛,但其丰腴的开脸和匀称的体态又有浓重的唐佛风韵。佛像慧眼微睜,四肢动势各不相同:左臂上举,手持法铃,趋向上;左脚轻轻点地,趋向下;右臂随身体扭曲向左,手持骨笛,趋向左;右足踏一莲花,足尖趋向右。上下左右完整和谐,富有极强的韵律美,融入了中国各朝佛像的精华,加之外域灵动之气,形成了如此气韵流畅、佛性人性共通的艺术极品。
 
2、珊瑚“龙凤壶”
作品珊瑚材料红润奇特;构思巧妙,寓意“龙凤呈祥”;造型庄重、古朴,气韵生动自然,形体瑰丽清奇,给人和谐、典雅的美感。既有豪华高贵的皇家气势,又有工笔写实的西域风格。1962年,在美术馆举办的“潘秉衡琢玉艺术展览”上展出,引起轰动,被誉为“巧夺天工”的稀世珍品。

3、翡翠“象罍”
作品为一块难得的翡翠“冰种”大料,显出晶莹清亮之白色与翠色交融之美感。器型仿照青铜酒器罍,属西周早期的风格。作者将器的双耳和器盖均雕为象型,犹以器盖上的小象最为生动可人,高高甩起的象鼻和轻轻摆动的象尾,格外传神。
这件作品极富传奇色彩:解放前,玉料已琢出大形,装饰细节均未雕出,不料在潘秉衡颠簸的生活中,盖料遗失。解放后,他在沈阳地摊偶然发现了这块器盖的料,他喜出望外当即买回,才有了这完整的稀世珍品。

4、碧玉“待月西厢 ”
作品中多情曼妙的崔莺莺与乖巧伶俐的红娘立于大墙之下,墙头儿上,张生正探身凝视着莺莺。墙上爬满藤蔓,地上香炉袅袅生烟。把一个“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的诗意描绘得淋漓尽致。

   5、珊瑚"六臂佛锁蛟龙"
作品是用整枝的高级珊瑚以特殊的“倒用料”方法创作的;那蛟龙是从一个大枝杈上截下来做成的;长约30厘米的长锁链,是从佛的前身躯上的余料中,一点一点抠出来的。这是一种不同凡响的奇特构思和巧妙取材的结合,是魔术般地“巧夺天工”!一是破了料形,二是有限料做出了无限的视觉空间,三是一条长锁链联系着人格化的神和蛟龙,成为一个艺术整体,从而使“平洪镇蛟”的主题形象化。
这件作品是潘秉衡在解放后北京大兴水利建设时创作的。

作品赏析:

玉雕大师潘秉衡作品  白玉番佛
玉雕大师潘秉衡作品  白玉番佛

玉雕大师潘秉衡作品  碧玉待月西厢
玉雕大师潘秉衡作品  碧玉待月西厢

玉雕大师潘秉衡作品  白玉薄胎盖碗
玉雕大师潘秉衡作品  白玉薄胎盖碗


玉雕大师潘秉衡作品  碧玉嵌丝碗
玉雕大师潘秉衡作品  碧玉嵌丝碗

相关热词搜索:玉雕 老艺人 潘秉衡

上一篇:袁嘉骐——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下一篇:吴德昇——中国工艺美术大师